北京赛车pk计划

【壯麗70年·奮斗新時代——最美奮斗者】“繼續為祖國放牧巡邏”

——記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九師161團護邊員魏德友

2019年10月09日 12:05   來源:新疆日報 阿勒泰新聞網官方微博

  阿勒泰新聞網訊:(新疆日報記者 張曉艷報道)“我還要努力,繼續為祖國放牧巡邊。”榮膺“最美奮斗者”稱號后,魏德友說,他要更好地堅守、更好地擔當,為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作出貢獻。

   永遠是個兵

  1964年年初,24歲的魏德友響應黨中央號召,從北京來到新疆塔城地區,成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九師161團原兵二連的一名“新兵”。

  為了筑牢國防屏障,原兵二連進駐荒無人煙的薩爾布拉克草原。因為土地鹽堿化嚴重,這里草木不生,是一片戈壁荒灘。就是在這荒涼的邊境線上,魏德友巡邊整整55年,總里程20多萬公里,相當于繞地球赤道走了數圈;堵截越界牲畜數以萬計,勸返臨界人員千余人次。魏德友與戰友們一起,沿著邊境線放牧、種地,肩負起巡邏守邊任務,在轄區構筑了長達20公里的移動界碑,用生命守護著祖國的領土。

  “面對一眼望不到邊的戈壁荒灘,全連男女老少齊上陣。當時,我一天靠著兩個饅頭,開一畝多地或挖二三十個樹坑。”魏德友回憶說,“大家手上的繭結了一層又一層,有的拳頭都握不緊,但個個斗志昂揚。”

  魏德友明白,兵團人肩負著屯墾戍邊特殊使命。“兵團人永遠是個兵!”魏德友堅定了留下來的決心,從此一守就是一生。

   守邊就是衛國

  為了守邊,魏德友嘗遍了酸甜苦辣,但55年來,他始終堅持一個信念:家就是哨所,守邊就是衛國。

  1969年,魏德友參加了團場“鐵牛隊”行動,在薩爾布拉克巡邏,不時與鄰國軍隊擦肩而過,時時都能聞到火藥味。

  那個時期,魏德友請纓到薩爾布拉克擔任了牛群組組長,拖兒帶女住進了薩爾布拉克小溪旁的地窩子里。

  1981年兵團恢復建制以后,原兵二連所屬地交給了裕民縣管轄。1984年,161團牛群被拍賣,魏德友也要從原兵二連搬遷至別的連隊工作了。他卻出乎意料地買了3頭牛、20只羊,在全團率先發展養殖業。說到底,他就是不愿離開兵二連。

  時任轄區邊防站連長的白松找到魏德友說:“你既然決定不走了,我想把用于改善戰士生活的羊群交給你。牛馬羊在沒有邊境設施的狀況下易造成涉外事件。你有戍邊經驗,你來當護邊員,行不?”

  魏德友一口應承下來。白松把邊境前沿的一片區域指定為魏德友的放牧巡邊區域,配發了“義務護邊員”袖章和一架望遠鏡。從此,魏德友只要在責任區兜一圈行程就不少于15公里。

  戍邊55載,不知走過了多長的巡邏路,磨破了多少雙鞋子,卻從未減弱魏德友戍邊守土的信念和意志。

   堅守戍邊使命

  “幾十年了,為什么還要在這荒郊野外過這樣的苦日子?”時常有人這樣問魏德友。

  “我是一名黨員,放牧守邊,是我的使命!”魏德友說,他每天不去遛一圈,不拿望遠鏡望一望,睡覺都不會踏實。

  1983年6月,魏德友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84年,原兵二連黨支部被撤并了,而這幾十年里,魏德友沒落下一分錢黨費,有時托人代繳,有時親自到30公里外的團組織科繳納。過不上組織生活,他就到邊防站與兵娃娃們一起學習,更多的是從收音機里聆聽黨的聲音。他說:“艱苦就是考驗,不論何時何地,我都要做一個與黨員身份相符的人。”

  一次巡邏時,雪越下越大,氣溫越來越低,被雪水和汗水浸透的衣服很快凍得僵硬,魏德友每往前挪一步都非常困難。就在孤獨無助時,他看見遠處有微弱的亮光,就拿出電筒朝亮光處不停閃動。最后,駐地邊防站官兵趕來把他給救了回來。

  “天氣不好,你就早點回來唄。”好多次,妻子劉京好看著歸來的丈夫,心疼得直掉眼淚。可魏德友非常執拗:“組織讓我守在這里,是對我的信任,我要做到問心無愧!”

  兒女們為魏德友在團部買了樓房,可他始終不愿離開:“邊境不能沒人守,何況我是黨員,我得留下來。”

  組織上問魏德友家中有什么困難時,得到的答案總是“沒有”。

  半個多世紀以來,昔日戰友陸續告老還鄉,邊防戰士一茬換一茬,草原上的牧民也都搬到了條件更好的定居點。而魏德友夫婦卻選擇留下來,一生守在界碑旁。

[責任編輯:阿衣多斯 ]